向右滑动:上一篇 向左滑动:下一篇 我知道了
广告

价格爆涨7倍的共享充电宝,是否利好电子供应链?

最近看到一条有趣的新闻:“这几年,共享充电宝的身影在综合体、咖啡厅、电影院越来越多,价格也越来也贵。从最初的1元/小时,还有五花八门的优惠活动,到如今2-3元/小时,甚至有企业已开出了5-6元/小时的高价租金,而目前共享充电宝最高收费已高达8元/小时。”

笔者算了一笔账:以最高的8元/小时来算,充电7小时就能等价购买一个价值49元人民币的5000mAh小米移动电源2;充电25小时就能等价购买一个价值199元的20000mAh小米移动电源3高配版。这是有品牌的充电宝,如果购买“山寨”充电宝(笔者坚决不!提!倡!),某购物平台上只需要17元人民币,还包邮……

“当你在质疑市场的时候,入局的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。”一位小型共享充电宝企业的销售人员在看到共享充电宝涨价新闻后,在朋友圈发出了这样一句话。而笔者身边的朋友也对此调侃道:“还上什么班呀,去创业!把家里七八个充电宝充满电,拿去商场出租,3-4元/小时都赚翻了!”

充电租金最高爆涨7倍,这意味着什么?共享充电宝企业是 “割韭菜”还是寻新路?对电子供应链来说,会是一个利好风口吗?《国际电子商情》为业者带来共享充电宝的产业链分析。

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

所谓共享充电宝,是指由企业提供的充电租赁设备,用户只需扫描设备屏幕上的二维码,即可付费借用一个充电宝。作为共享经济的新兴行业,1-2元/小时的共享充电宝是如何实现盈利的呢?

首先,融资。据了解,仅在2017一年里,共有28家共享充电宝企业获得融资;最高峰值是在40天内便完成11笔融资,总金额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的近5倍。然而,在2018年3月的小电B+轮后,行业便整整一年时间没有得到融资。和共享单车行业一样,共享充电宝也进入了“洗牌”阶段。

1.JPG

深圳万赞科技创始人郭显秋曾公开说过,谁能率先拿到5亿资本,布下去1000万个充电宝,注册用户数达到1000万,日交易4万单,谁就能拿到BAT的投资,最终投入4000万只充电宝,让用户出门随手可借,培养出用户使用惯性,才能实现商业价值。

换言之,共享充电宝的布局版图,首先是资本之战,自然离不开风投的“鼎力支持”,没钱的可以直接退出。

其次,用户流量。无论如何包装,共享充电宝始终是一种“租赁服务”,有好的服务体验才能牢牢拴住消费群体,以此增加产品使用率和口碑介绍数量,从而产生强大的消费动力。简单来说,企业想要实现盈利,还得靠用户流量。

因此,共享充电宝还是技术之战,体现在快充技术、无线充电、储能技术方面,主要满足用户的快充需求。

2019年,共享充电行业的专利纠纷依然不断。街电和来电就因实用新型专利纠纷再次对簿公堂,最终法院判定来电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,并公开赔礼道歉,赔偿街电侵权损失500万元人民币。可见,随着行业的不断成熟,“专利大棒”也成为头部玩家的必要手段之一。

如今,共享充电行业发生了起起伏伏的变化,市场格局经过几轮迭代形成“三电一兽”(街电、小电、来电、怪兽充电)的局面,处于第二梯队的有云充吧、租电及其他企业。但实际上,只有头部三家企业(街电、小电、怪兽充电)在去年起基本实现了盈利。

2.JPG

最后,消费场景。随着风投的陆续离场、用户争夺战已至尾声,涨价——似乎成为共享充电企业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有业者强烈表示,涨价绝不是未来趋势。但相对而言,在人流密集的繁华地段,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也会更高。尤其在个别特殊场景下,用户对于价格并不敏感,例如,酒吧、夜店的用户,5元1小时的价格并不离谱。所以在这些特定场景下,共享充电宝服务费用稍有提升,在业内看来是可以被理解甚至带来盈利的。

针对目前市场的涨价情况,街电CEO万里表示:“产品租借的价格与实际市场需求和商家经营情况相关。街电并非是全部机器都涨价,主要考虑当地的消费水平,目前仍有机器保持1元/小时。”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行业内的竞争外,对于共享充电这个行业,从诞生之初就伴随着质疑声。万达王建林之子王思聪就曾在朋友圈若有所指地调侃过: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就吃翔,立帖为证。”目前来说,王思聪是否需要“履行”诺言,仍言之尚早;但市场上陷于规模和盈利艰难泥淖的企业仍有很多,这也是业者都在探索的难题。

共享充电宝的元器件构成

接下来回到我们最专注的环节,分析共享充电宝的硬件成本构成。

从硬件来看,共享充电宝包含了移动电源(充电宝)、充电机柜(充电箱)、充电线三大部分。

3.jpg

其中,移动电源作为租赁服务的核心硬件产品,不仅要满足运作正常、故障率低,还要定期保养、损坏报销等;充电机柜作为移动电源的“充电仓”,首要是性能安全,其次是功耗要低,售后维护的成本较低;最后是充电线,它虽然成本较低,却是三者之中最容易报废的硬件;因此有的厂商不出租充电线,而是直接出售,以降低维护成本。具体来看:

1.移动电源(充电宝)

以最常见的快充充电宝为例,移动电源主要由外壳、电芯(电池)、无线充电模块和电路板四部分组成。外壳多为铝材质和塑料材质,电芯一般是18650锂电芯和聚合物锂电芯两种,无线充电模块有散热和隔热器件,PCB上嵌入单片机、电容电阻、LED指示灯等元器件。

4.JPG

2.充电机柜(充电箱)

充电机柜主要分为两种,一种是固定式的小机柜,最多可容纳10-15个左右的移动电源,以牺牲“充电宝容量”为代价,换来更加灵活的场景融入能力;另一种是大型的充电宝+广告一体机,除了可以容纳30个以上的移动电源以外,还带有大尺寸的高清彩屏,支持广告投放、视频循环,以此来增加广告收益。

这种固定式机柜的盈利模式是:利润=营业额–渠道费用-人力维护及折旧(大机柜还要加上视频广告受益),其中营业额=使用频次*小时*单价*个数*出租天数。

我们可以把来电作为案例。用来电科技对外披露的数据来计算,每台充电宝每天被使用的频次在0.7~0.8次之间,每次租借时长约为三小时。如果以一个大机柜内装40个充电宝来计算:一个机柜的月营业额为2520元~2880元。

5.png

近年来,还兴起了一种“桌面式”共享充电宝,它相当于“付费座充”,一般都是放在桌面上,主要应用于餐厅、咖啡厅、美容院等这些固定场景,是不可以带走的。根据一位桌面式共享充电宝的项目运营人员提供的信息:平均使用频次在3~5次/日,每次以1元/小时计算,一台设备一个月的营业额在90~150元之间。

两种模式比较的话,桌面式共享充电宝的前期投入明显要更少,而且运营维护相对较简单,资金回笼较快,而且因为不存在机柜式的规模效应(机柜覆盖率越高,借还越方便,用户越多),所以同行间的竞争也相对没有那么激烈(用户是先选择店家,再选择是否租借)。然而在用户的角度来看,这种“付费座充”的模式只是多设置几个充电接口,性价比低。

此外,许多共享充电宝商家都会为进驻商家提供租金分成,甚至还需要缴纳入场费。刚开始,共享充电宝采用的是免费入驻模式,随着用户的日益增多,商家也盯上了这块“肥肉”,入驻成本变得越来越高。这一部分的成本,也逐渐占据总体运营成本的大头。

共享充电宝的电子供应链盘点

最后,笔者整理了共享充电宝的电子元器件供应链,以飨读者。

6.JPG

原创
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请尊重知识产权,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。
Momo Zhong
国际电子商情(Electronics Supply and Manufacturing-China)助理产业分析师,专注于PCB、电子工程、移动终端、智能家居等上下游垂直领域。
  • 微信扫一扫,一键转发

  • 关注“国际电子商情” 微信公众号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相关推荐

可能感兴趣的话题

南方彩票_国际电子商情